文化资讯电商资讯房产资讯综艺频道灯饰资讯面试技巧心情说说音乐资讯家电资讯动漫资讯旅游资讯故事会 更多

北京国际女性戏剧节:有梦就有“戏”

2020-08-05 05:55:55 来源:丹龙资讯网

  6月16日,台湾大开剧团的《金花喜事》登陆北京保利剧院,连续演出3场。7月,由中国、新加坡、马来西亚联合制作的单人剧《娘惹艾美丽》也将在北京演出。这两部剧均为第三届北京国际女性戏剧节的邀请剧目,两个月前刚在北京演出过,因为观众反响热烈,特别又增加了一轮演出。

  除了这两部剧,今年北京国际女性戏剧节的其他剧目,如比利时舞蹈电影剧场《境外》、法国形体剧《牧神》以及国内的形体剧《长恨歌》、话剧《英雄24小时》等也都有很好的口碑,在前期宣传不足的情况下仍然引来大批的观众。除此之外,北京国际女性戏剧节去年启动的“花洋女性戏剧辅导计划”(简称“花洋计划”)进展顺利,推出《伊斯坦布尔之夜》和《捕食者》两部新作。无论是剧目演出还是戏剧辅导计划,今年4月启动的北京国际女性戏剧节亮点颇多,虽为第三届举办,却以其极高的专业品质已经成为观众心目中有影响力的戏剧节之一。

  “女节”初长成

  北京国际女性戏剧节为双年节展,创办于2011年,每隔一年举办一次,由北京文联和北京妇联指导,北京晴禾景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承办,以“回归女性之爱”为宗旨,传播戏剧文化,打造女性生活艺术空间。“我希望北京国际女性戏剧节能成为一个有温度、有情怀的戏剧节。”谈及对戏剧节的期许,创始人李子如此表示。

  不同于其他戏剧节,北京国际女性戏剧节明确定位于女性。“这一定位并不意味着女性戏剧节只演女人的戏。事实上,没有一部戏是只讲女人或男人的,所以不能用性别来划分一部戏。”李子说,戏剧节关注女性,一方面是因为女性是一个很大的受众群体;另一方面是因为中国女性的情感表达偏内敛,内心丰富,需要戏剧艺术的滋养。女性戏剧节不是单纯地提供剧目让观众去看,而是要给她们创造交流的机会。

  鉴于这样的创办初衷,北京国际女性戏剧节在选剧目时不仅看重剧本和舞台呈现,还非常看重它的社会教化功能,对此戏剧节的观众深有体会。以开幕大戏《金花喜事》为例,剧中深度探讨家庭和个人的关系,以及女性在追求自我过程中的矛盾与成长。演员表演平实、诙谐,除了塑造了典型的传统亚洲女性甘于“牺牲”的一面,也呈现了现代新女性勇于追求、寻找自我的冲撞与挣扎,让观者为之动容。“这部戏没有知名演员,也不是出自大剧团,但它那么平实、接地气,感觉就是自己身边的故事,让人看得笑中带泪。”一位杨姓观众告诉记者。

  戏剧节的品质很大程度上由剧目决定。北京国际女性戏剧节虽然刚举办3届,但剧目质量普遍很高,受到观众认可。除了《金花喜事》,《境外》、《娘惹艾美丽》等剧目的口碑也都很好。“女性戏剧节因为资金有限,所以演出前没有做大量的宣传,这些剧演第一场时上座率通常一般,不过由于口碑不错,第二场的上座率通常就会有大幅提升。经过3届的沉淀,我们已经积累了固定的观众群体。”北京国际女性戏剧节某宣传人员说。

  启动辅导计划

  有梦就有“戏”

  李子表示,随着戏剧节的成长,观众对戏剧节的期望值也在升高,与此同时宽容度会降低,每一届都要有进步是戏剧节团队对自己的要求。除了精良的剧目,本届戏剧节的一大亮点是“花洋计划”。

  “花洋计划”聚焦非职业或准职业女性创作人群向职业成熟度迈出的第一步。“辅导计划不仅限于资金支持,也希望把创作交流、职业辅导落到实处。戏剧导演中中青年女性导演断层是当下的一个现象,这与导演职业高强度的特点、产业体系的完善度都有关系。虽然也有一批女性创作的作品受到好评,但我们熟知的、持续有作品面世的女性导演很少。不论是创作者还是戏剧受众,女性群体表达和交流的诉求是日益增加的。启动‘花洋计划’就是要发挥国际女性戏剧节的平台特性,汇集大家的力量关注女性创作群体、关注受众的艺术需求。”李子说。

  北京大学历史系毕业生田添欣是首期“花洋计划”的学员,经过近半年的专业培训,她导演的《捕食者》和另外一名学员的原创作品《伊斯坦布尔之夜》最终在北京国际女性戏剧节上亮相,这让田添欣欣喜不已。“在校期间就非常喜欢戏剧,毕业后想出国学习戏剧专业,以后从事戏剧领域的工作,但是要想从非职业迈向职业这一步非常难,我们需要有人推一把。‘花洋计划’不仅在前期提供艺术指导,传授戏剧创作经验,提升我们的职业素养,还给我们提供第一部戏的创作资金,并在市场上进行商演,这太宝贵了。”田添欣表示。

  “第一部作品往往是表达诉求和某个灵感经年累积的结果,也包含着创作者生活观察所思与自己的人生故事。”“花洋计划”的艺术指导老师林荫宇在谈到女性戏剧创作时,对这一辅导计划表达了认同和期待,“我们需要有一个这样的平台,来帮助有潜力的女性戏剧创作者突破创作瓶颈,给予职业指导规划,从而帮助她们成长,成为最好的自己。不过这种成长势必是缓慢的,所以‘花洋计划’需要坚持。”

  据李子介绍,虽然戏剧节是双年节展,但是“花洋计划”每年都会启动,并甄选出几部作品推向市场,获得的票房收入将继续投在“花洋计划”中,形成一个良性的运作模式。等条件成熟,会考虑成立花洋剧团。

  坚持市场化运作

  北京国际女性戏剧节是一个独立运营的戏剧节,商家赞助和票房收入是其主要的资金来源。

  “挑选剧目、筹划活动、筹集资金……这是戏剧节组委会的日常工作。由于完全商业化运作,寻求赞助是我们每届都要面对的难题。随着女性戏剧节逐渐有些名气,这项工作变得相对容易一些。”李子介绍,第二届北京国际女性戏剧节与钻戒品牌“I DO”合作,今年戏剧节的赞助商是爱慕集团。“商家赞助让戏剧节得以正常运行,但是这笔钱毕竟有限,这也决定了戏剧节的体量不会太大。所以我们期待和更多愿意支持文化事业的商家进行深度合作,戏剧节的品牌可以为商家提升文化价值,而商业赞助也可以帮助我们走得更远。”李子说。

  除了赞助,戏剧节组委会也在试图提升票房收入。为了让更多观众进剧场,组委会推出了多种票务套餐。一位学生观众向组委会反映学生消费能力有限,所以只能买最低档价位的票,每次都坐剧场最后一排,演员表演啥都看不见,顿时觉得很忧伤。针对此,女性戏剧节对票务进行了调整,如凭学生证购买《境外》的演出票,只需180元即可购得原票价880元的票,《牧神》和《长恨歌》只需要购得其中一部戏的票即可看两部戏。

  • 丹龙资讯网 版权所有
  • wr068.cn copyright 2014 - 2021